延边队提前两轮降级,那支曾令人感动的球队告别中超

北京10月22日电 当裁判吹响终场哨的那一刻,整个延吉市人民体育场陷入了沉寂。1:2不敌河南建业,延边提前两轮告别了下赛季的中超联赛。正如队长池忠国所说的那样,“虽然必须要赢,但由于丢球太快,导致球员精神有点崩溃,并且全队也不在状态。”失球过快回天乏术,这场比赛像极了这支球队整个赛季的缩影。

难逃“二年级墙”魔咒

从中超历史的经验来看,升班马的第二年似乎都非常艰难。上个赛季,延边在中超打出了自己的风采,时常扮演巨人杀手的角色,最终名列第八可谓是风生水起。在这个大牌外援云集的时代,延边的外援配置显得有些寒酸,锋线上所仰仗的斯蒂夫也是中甲随队一路走来的老臣。尽管凭借着队内的一股拼劲,延边一度打出了漂亮的攻势足球,但终究没能逃过“二年级墙”这一魔咒。

率先丢球、命悬一线、扳回一城、众志成城、奇迹未现。昨天的比赛更像是延边整个赛季的缩影。在前半赛季仅仅得到10分的他们,最后数轮比赛中表现出顽强的一面。4:4逼平北京国安,1:0拿下辽宁宏运,面对国内霸主广州恒大也是战至最后时刻一球惜败。但强烈的求生欲望并没有改变延边队的命运,积分榜上冰冷的数字代表了一切。

留下两年“纯粹的足球”

征战中超的两年时间,延边富德的表现颇为“纯粹”。上赛季,他们场均比赛净时间达到56分13秒,而中超所有16支球队的场均净时间仅为52分51秒,延边总能奉献出精彩、流畅的比赛。此外,延边在场上的每一刻都更多地将注意力放在足球上,几乎从不对裁判的判罚表达任何质疑。

从不踢默契球的比赛态度,也使得延边队颇受球迷的尊敬。上赛季,当时作为升班马的延边富德已经提前数轮保级成功,末轮将面对必取三分的杭州绿城。相较其他三场保级大战,延边与绿城的这场比赛虽然并不起决定性作用,但最终他们却为球迷踢出了一场精彩的比赛,在主场用两个进球将绿城送入深渊。

值得一提的是,杭州绿城曾收购延边一队的参赛资格征战甲B联赛,名义上现在这支绿城就是此前的延边一队。面对这样的特殊关系,延边却对“兄弟”毫不留情,在最后一轮比赛中没有给绿城任何机会,直接将对手送入中甲。

延边足球“不惧重来”

“不惧重来 不畏将来 不日再来”,尽管球队难逃降级厄运,但延边球迷的标语却着实让人动容。延边人喜欢足球,每个主场比赛日,每个90分钟,每个进球,每次拼抢,每滴汗水……延边球迷都不会错过,他们总会给予主队最大的支持,足球是他们最纯粹的爱。只要这份热情仍在,延边就时刻保留着重回顶级联赛舞台的希望。

面对豪门球队,延边队从不畏惧,勇于亮剑。两年的时间,他们给球迷带来了足够的震撼。有限的投资,人员的流失也许是球队无法继续维持成绩的主要原因。但就像主帅朴泰夏所说的那样,“即使球队已经降级,我们依旧会认真对待每一场比赛,并开始准备下赛季。”相信短暂回归顶级联赛后的告别,不会击垮他们。这一晚的延边也许会为足球而黯然神伤,但他们的足球永远不会倒下。(完)

连续两年找不到赞助 江苏男排主教练无奈自嘲

刚刚在全国锦标赛上夺得冠军、天津全运会上勇夺第四的江苏男排,这个赛季排球联赛恐怕又要“裸奔”了!

昨晚,当记者联系上江苏男排主教练卢卫中时,他恰好参加完弟子魏加财的婚礼往家赶,刚刚送出红包的他开玩笑说:“现在我是到处‘放血’,却没人给我们男排‘输血’。联赛11月5日就将开打了,我们球队的冠名赞助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赞助难找——

江苏男排恐将继续“裸奔”

这已经不是江苏男排第一次“裸奔”,去年联赛,江苏男排就因为联赛前没有找到赞助商而“裸奔”。

江苏男排2015年正式成立了俱乐部,但这个俱乐部显然有点名不副实,江苏男排俱乐部仅仅在成立当年得到了正荣置业南京公司的鼎力支持,拿到了一笔接近300万元的赞助款,第二年,江苏男排就断了炊,最终还是依靠江苏省体育局的产业引导资金才勉强撑过了一个赛季联赛。

今年男排联赛11月5日开打,但到目前为止,江苏男排的冠名赞助还没有落实。“我们仙林基地的领导也在积极地帮我们想办法,一把手都亲自上阵了,接触了很多家企业,但最后都不了了之,现在有一些还在谈,不过时间不多了,希望在联赛之前,那些有实力的企业能挺身而出拉我们一把。”

领队没定——

新赛季差点成三无球队

除了赞助没有落实,球队的领队人选到目前也还没有确定。

卢卫中告诉记者:“我们原来的领队刘东峰去仙林训练中心训练部当部长了,领队的位置目前空缺。这个职位相当重要,球队很多对内对外的事务都是领队在做。新赛季没几天了,如果新领队不能及时到位,我们教练组就要既当爹又当妈了。”据了解,目前男排教练组人手非常紧缺,在编的就张晨一个,这个赛季还将兼任队员。卢卫中真正的助手只有孟宪一和陈平,而且这两位助手还没有拿到正式编制。

除了赞助和领队,球队今年联赛的主场也让卢卫中操了不少心,直到最近这几天,球队才和南京大学达成协议,继续租用仙林校区的方肇周体育馆作为今年男排联赛主场。“要是主场再搞不定,我们真就成‘三无’球队了。”卢卫中苦笑着说。

新规逼人——

一批老将恐将面临调整

虽然球队再次面临“裸奔”,但卢卫中表示,江苏男排今年联赛的目标没变,依然是“保八争六”。

2017年对江苏男排来说是艰难的一年,但也是克服困难创造奇迹的一年:在最近四年从未在联赛闯进前八的情况下,今年天津全运会竟然勇夺第四,甚至还差点在半决赛掀翻八一(苦战5局,最后两分惜败),打进决赛。10天前在河南漯河结束的全国锦标赛上,江苏男排在张晨等老将没有参赛的情况下,依然勇夺冠军,展现出了江苏男排朝气蓬勃的一面。

今年,中国排协对排球联赛进行“提档升级”,不仅将名称改为“中国排球超级联赛”,还对参赛队伍进行扩军,参赛球队从12支增加到14支。参赛队伍的增加,意味着竞争对手的增加,比如刚刚升上来的广东男排,今年改名为深圳男排,一下子引进了三名外援,实力大增,也成为江苏男排的竞争对手,尽管如此,江苏男排今年依然维持去年“保八争六”的目标。

这个目标看似不高,但要想完成并不容易,除了对手增多,对手实力增加,江苏男排自身也面临着新老交替的问题。

“前不久,排协出台新规,下届全运会,每个队伍必须有4名21-22周岁的年轻适龄球员进入12人名单,这意味着下个全运会周期我们将有好几位老将面临退役。”卢卫中表示:“为尽早准备和适应这一新规,我们将从今年联赛开始增加年轻人的锻炼机会。”

至于老将张晨,卢卫中透露:“张晨今年联赛肯定还会继续打,这不仅是江苏男排的需要,也是中国男排的需要,他现在仍是国内状态最好的主攻,不出意外,他会一直打到东京奥运会。”

中超2017赛季接近尾声 辽宁、延边提前降级

随着昨天下午,延边富德在1比2不敌河南建业,加上前一天晚上,辽宁宏运在客场1比3不敌山东鲁能,至此2017赛季中超保级悬念提前宣告结束,辽宁宏运和延边富德一起成为了本赛季中超的降级球队。

无论是辽宁宏运降级,还是延边富德重新掉入中甲联赛,都是一件非常令人惋惜的事情。

但是列数各支球队的家底,看来看去,这两支球队的降级其实并不算意外,因为一直挥金如土、金元当道的中超联赛,很难有这两支“平民球队”立足之地。

辽宁队“卖儿卖女”度日如年

今年终于到了油干灯尽的时候

辽宁足球堪称是中国足球的人才基地,辽宁队拥有中国足球史上最辉煌的“十冠王”,涌现了无数顶级球星的“辽小虎”,从辽宁队走出的球员能够组成一支堪比豪门的球队。

辽宁足球人才济济,可是他们却饱受资金匮乏的困扰,这已经不是新闻了,自从职业联赛开始,辽足的生存模式就是出售成才的球员,能卖出好价钱的球员都走了,队中只剩下新人,购买大牌外援,基本就是妄想,所以辽宁队基本每年都需要保级。今年,辽宁队的阵容依然有巨大变化,按照原主帅马林的话说,卖了大半个主力阵容的球队,想要保持水平,那就是个奇迹。显然,奇迹在这个赛季并没有出现。

辽宁队能坚持到今年已经是个奇迹。在他们之前,中国足球的一方重镇大连,今年虽重返中超,但此前已从中超版图上消失已久,也是缺钱。在中超启动烧钱模式后,重金可以轻易打造一个豪门,也可以轻易毁灭一家老字号,因为辛辛苦苦打造的青训体系,根本经不住土豪球队的重金诱惑。

延边队长期饱受资金困扰

起起伏伏成了联赛升降机

而延边富德是中超投入最少的球队,他们在中甲征战时,手头就不算宽裕。中甲末季,延边富德还曾经一度因为财政问题面临解散危机。重返中超的第一个赛季,延边富德投入为2亿元人民币,在内外援引进上只投入了470万欧元,在中超各队中排名垫底,而土豪苏宁的标王特谢拉一人身价就值10多个富德队。本赛季延边富德对外宣布的赛季投入为3.5亿元,但3.5亿在与直接保级对手的横向对比中也全面落败,联赛中期更是传出投资方撤资的消息,加上阵中包括队长在内数名大将离队,外援上场又受到限制,在升上中超第一年时创造出的“中超莱切斯特城现象”在第二年就难以再现了。

虽然在确定降级之后,辽宁队和延边队的球迷都表示,会一直支持球队继续冲超,但是这个目标现在看来非常困难。问题还是出在“钱”上。看看去年降级的杭州绿城便知。在中超因为“没钱”降级,在中甲继续因为“没钱”而挣扎。“冲超”远没有喊口号那般简单,更何况,冲上去之后呢?只是更残酷的金钱困扰。因为即使是中甲联赛,现在也是竞争激烈。排名靠前的几支球队的投入堪比中超,更何况就算砸下重金也未必能够冲超成功,比如本赛季的深圳和武汉,都没有能够成功冲超。以辽宁和延边目前的投入和人员配备,要想要马上重新回到顶级联赛,恐怕是一项很艰巨的任务。